9xz1 uc86 cu8u 3917 7d3x 7h1d 6wka n1bx kw62 is2s
 

唐残

第七十一章 尾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疲 书名:唐残

标签:有进无退 0me8 博彩娱乐注册送现金

    当清晨的余晖再次笼罩在城外土团联军营地中,

    “这就赢了?。。”

    周淮安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到处是丢得满地狼藉的甲杖旗帜和垂头丧气的俘虏,还有那些大多数是相互践踏而死的尸体,就这么带着残余的扭曲和挣扎的姿态,三三两两铺陈在火烧过的地面和灰烬上。粗粗一眼看过去怕是没有好几百人呢。

    本以为是能够一夜数惊的拖垮拖疲对方,来为更多伤员和病号的大队创造突围和转移的机会;但是没有想到效果明显有些过于好了,或者说这些土团军表现的实在太过不堪了;居然把对方惊吓的营啸连绵起来不战自乱,结果在天明之后能跑的就都跑光了。

    这个结果也不禁让他想起了曾经在非洲时听说过的那个段子;大抵就是国内某援建单位在非洲某个项目基地,因为所在国动乱和政变的缘故,遭到了当地民兵的成群抢劫;结果这些挥舞着突击步枪和火箭炮的黑叔叔们,居然被建筑工人当中的退伍军人带头,用锄头和铁锹之类的工具给赶的落荒而逃,还缴获了一些枪械;

    自此沦为了一时的网络笑谈不说,也再一次证明了羊群和狮子理论的正确性。也许这些土团军也就是后世非洲黑叔叔民兵的这种程度而已。

    于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事先准备的措施和手段显然都排不上用场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从城中重新组织和驱赶更多的民夫和劳役出来打扫战场,将一切能够利用的物资都给清理和搬运回去。

    毕竟是数千人规模的立营,就算是过了火还是有不少东西留下来的;光是刀枪剑棍斧锤什么的长短兵器就有一千多件,压箱底的杂色甲子也有一百多领;还有五六百石的脱壳稻米和近一千石的干豆子,十几万斤的稻秸和干草捆,两百段的粗细布和几十匹绢纱,二十三捆新旧皮子,甚至还有几十斤的带仔天竺棉(短绒陆地棉)和三十尺的白叠(最早的土制棉布)。。。

    而对于周淮安而言,最后这两者可是真正的好东西,有了它们就意味着能够保暖防寒的棉大衣、睡袋和其他相比麻布、粗绸更加舒适的衣物了。

    其他的酒酱盐菜干脯和果蔬禽畜,杂七杂八的林林总总加起来,也算是对眼下长乐县的这支义军多有裨益和补充了;而在那些土团首领的私人财物当中,还找到了足足三大箱的铜钱和一袋子成色较差泛黑发黄的小银饼、银铤子,好几十件细布衣裳,许多细碎的首饰和小物件大半筐子。

    这些财物当场就被周淮安给按照功劳和出力程度,亲手给发放下去绝大多数;也算是变相的收买和笼络人心。只有少许物资和那一袋子的杂色银饼和银铤子,给他私留了下来,算作日后便携的路费和重新图谋营生的家当。

    不过比较令人叹息的是,昨天夜里还有三十几个人死掉,主要是之前带伤上城御敌,而导致伤情恶化而救治不及的结果。反而是连夜出击的两百多号人手当中可说是无一阵亡,而只出现了约十分一的负伤,大多是在夜里因为能见度有限,而失足踩空或是绊倒所造成的摔打磕伤。

    来援骑队中也有七八人负伤,则是被混乱中的障碍物蹭刮到或是给蔓延的火势给燎到的结果,正面战斗几乎是毫发无损的。

    “真是被管头给料得准了。。”

    尽管如此,刘六茅依旧有些兴高采烈的道。

    “一到夜里,这些土贼果就成了睁眼瞎了。。”

    “被惊起来之后就像是扑火的蛾子一般。。”

    “哪儿有亮光就往那儿扎堆,倒是省了我们寻获的功夫了。。”

    “一阵砍杀起来真是痛快淋漓啊。。”

    说道这里他不免露出某种略带崇敬的表情来

    “都说管头有一番能掐会算、趋利避害的本事,”

    “还通晓许多古时已失传的技艺。”

    “诚然果不欺我啊。。”

    “能掐会算?”“趋利避害?”,周怀安不由的在心底笑了笑,这不过是在后世气候现象和地理知识的基础上,对野外生存经验的一点活学活用而已,也许还有一点历史战例的经验之谈。

    不过,这东西也实在难以对他们解释和阐明就是了;他也只能用“这一定是你看错了”“其实都是巧合而已”之类的籍口,在周旁一片明显不信的眼神当中,打个哈哈算是揭过去不提了。

    接下来就是继续派出追兵/探马,循着那些败逃土团军的踪迹,看看能不能再扩大一些战果;然后押解着这些斩获回到城里去耀武扬威的游街一番,以震慑/安定人心;

    接下来,把那些逃走的人重新召集/搜寻起来,名正言顺予以不同程度的惩罚和重新编派劳役。对没有第一时间逃走而留下来的人,也进行物质上的奖励和嘉勉,乃至优先被武装起来。

    在解除了城中初步的编管之后,周淮安又便宜行事的决定,拿出缴获的粮食来重新招募更多的青壮,并予以简单的武装,尤其是那些参加过协力守城的予以有限的提拔;这样周淮安的手下又慢慢恢复到了,有些良莠不齐的七百多号武装人员。

    虽然用来在城外打野战还是不堪所用,但是在这些生手变熟手的义军士卒带领下,维持一下城区的秩序对外营造一番声势,明显还是绰绰有余的;反正这个年代大家都是这么回事。

    接下来就是重新和正在前方的怒风营本部,取得联系和恢复交通往来的事宜了。不过以目前周淮安手中的力量还是有些弱了些,除了已经派出去收尾的骑兵和直属队之外,剩下的人手就只能以少驭多的勉强控制住长乐县城的局面,就连周边近郊的乡村都没有办法顾及了。

    不过,实际上也没有必要顾及了,原本这些还能够和城区做点买卖的近郊乡村,差不多都被这些土团兵给好好祸害了一通;然后就是许多人不得不变成了流民,而一路跑到长乐城来避祸和重新谋取生计了。

    因此,新补充的兵员和劳役当中,倒有相当部分是来自这些与土团军有切肤之痛的人群当中。接下来,就只有修整和等待的短暂过渡时间了。

    。。。。。。。。。。。

    与此同时,循州州城下,

    “还没有拿下来么。。”

    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脸而两眼通红的王蟠,只觉得自己的胡须都要根根的挺翘起来了

    “这都是第几次登城了。。”

    “本部的时间和余地已经所剩无几了。。”

    “实在是那些官狗太奸诈了。。”

    看起来半边身体都被包扎起来的校尉周庞喘着气痛声道。

    “尽然在城头倒了油,还铺上薪炭垫脚。。”

    “俺们的弟兄好容易才杀上去,就不分彼此的一把火烧起来。。”

    “攻上去的整整两队人啊,就退回来十几个带伤的。。”

    “那就让俺亲自带队去攻。。”

    王蟠不由有些恶狠狠的道。

    “就不信烧光了城头之后,他们还能拿什么来抵挡。。”

    左右却是一片激烈的反对声。

    “将头,万万不可啊”

    “您可是营中的最后指望,千万不能有所闪失。”

    “没您坐镇营中,只怕人心不稳啊。。”

    也无怪王蟠如此的忧心如焚了,怒风营变相的局限在这城下进退两难当中,已经是预期的最后一天了;这些看起来死伤惨重的守军,却是依旧顽强如昔的让人啃不下来,却又在距离城破只差那么一线当中,私货吊着人的心思;

    虽然因为这一路投附者甚众而后方输供给力的缘故,在人手补充上暂时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粮草器械的损耗却是实实在在的。

    一旦这些东西出现断绝或是后力不继,他就只能抛弃大队而带着最基本的老底子转进了;然而这么做的话,只怕他好容易才壮大起来的怒风营,又要被重新打回原形了,这叫他怎的甘心呢,

    “后路急汛。。”

    这时候一名信使的闯入,让他顿然再次的冷静下来,然后又变成紧张的颜色。

    “怎样,人接应到了么。。”

    片刻之后,王蟠已经是在难以置信的表情之后,转忧为喜而大声的哈哈笑起来。

    “虚和尚不愧是虚和尚。。”

    “这就轻易解了我的后顾之忧了。。”

    “来人与我加紧攻城,不要再顾虑什么物用不足了”

    (本章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金融帝国之宋归特工菜鸟乱汉国贼重回北魏法国大文豪贪唐极品背锅王我是关陇老秦人锦衣杀明南宋搬运工宋末终结者穿越大唐去潇洒谍中谍之风云再起

如果您喜欢,请把《唐残第七十一章 尾响》,方便以后阅读唐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唐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