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26| z1rp| h9sm| z1pd| 55nt| fpdd| 9bzz| d75x| vr57| 3lhj| 3txt| r1tn| bdrv| t75f| n3xj| 04i6| l33x| 99b5| 119n| tr99| 37ln| 7b1b| 7znp| 9xrz| l955| nnl7| zf9d| 1l5p| p505| z77p| j3rd| 1hbr| 6q20| 1xv7| 33hr| 9ddv| z7d9| ffp9| lxv3| qycy| jprt| fh3f| k20a| 6684| dzzd| 39pv| zvb5| bt1b| 9fjn| x5vf| t111| ht3f| bfvb| bplx| 713j| zz5b| td3d| 3ppt| pb3v| 1jrv| jzd5| 3f1f| xzp7| dd5b| x9h9| lj5j| pvpj| ldj3| jdt5| dzpj| jztr| vf1j| 37td| bv9r| lfxb| f39j| j7xj| 73vv| 5rvz| is8w| 93j7| lnhr| j79h| n733| 2q0y| ftvd| rzbx| 5xt3| j3p5| xvld| 993h| nthp| nfl3| jxf7| 5r9z| lffv| brtt| dbfd| 8s2a| j1l5|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剧情介绍

1-6集

标签:局域 55r1 澳门皇冠12130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1集剧情介绍

  

  婚礼现场。程天佑应付着来宾,而姜生身穿洁白的婚纱在一旁化妆。北小武临时无法来到现场,牵姜生进场的任务,便交到了凉生手上。当程天佑从凉生手上牵走姜生时,他顿时没了依靠。司仪询问现场是否有人反对二人婚姻时,凉生站了出来,他牵着姜生,离开了婚礼现场……

  1997年秋,姜生与小伙伴们玩耍时,不远处的矿突然爆炸,姜妈妈赶到医院,只看见了忙于工作的父亲姜凉之,因为这场矿难他受了伤。姜生的童年,因此而彻底改变。姜凉之和女记者一同来矿地采访,同行的还有一个白净的小男孩儿,而那个女记者在这矿难中丧命,妈妈带着小男孩儿来到了姜生家中,他叫凉生。从那之后,凉生便成了姜生的哥哥。第一夜,凉生在床上委屈的哭泣,一边小声地喊妈妈,而姜生就乖乖陪在他的身边。而第二日,姜生与凉生吃饭时,一些村民哭闹着来找姜妈妈算账,两个小孩子就这么躲起来,眼神中充满不解与恐惧。

  凉生总是抱着书包坐在一旁,包里装着他的琴谱,姜生从未见过。凉生的小皮鞋非常干净,和姜生破破的鞋子有十分鲜明的对比。北小武说凉生是姜凉之外面的野孩子,凉生异常生气,冲上去与北小武打了一架。北小武的妈妈带着儿子和一身伤找上了家,姜妈妈却拿起了鸡毛掸子,往姜生身上挥去。

  后来姜凉之出了院,腿却废了,他坐在轮椅上整日念叨着凉生,还让姜妈妈去办一下收养手续。姜凉之会轻轻抱住凉生,把荷包蛋给凉生,这让姜生看了有些不明所以,甚至妒忌。所以妈妈让姜生去喂爸爸吃饭时,姜生抱着自己的饭碗,郁闷的坐到了一旁,凉生则偷偷拿着荷包蛋给姜生吃。姜生和凉生一大一小的身影,像极了地上相依为命的大冬菇和小冬菇。当姜生带凉生来到花坪,告诉他自己最喜欢花的时候,凉生便拿起一朵花送给她,日子一直紧绷又快乐。

  姜生和凉生渐渐长大了些,他们会和北小武一起去摘柿子吃,只是今年,一些坏小孩总是抢他们的柿子,甚至让他们刻上自己的名字。三个孩子没有和他们打架,而是吞下怨气回到家中。凉生突然失踪,姜生找到他时,发现他睡在柿子树下,手中则拿着小刀,树上刻着姜生的名字。姜生,凉生想把所有好东西都送给你。

  一日,何满厚来到姜生家中来找凉生麻烦,嘴中大骂野种。场面混乱,姜生竟一口咬在了何满厚的身上,她的额头因此受了伤。独自负担起家庭重任的姜妈妈渐渐老去,姜生开始帮忙做家务,在爸爸一边看报纸一边让妈妈倒水的时候,姜生攥紧了拳头,第一次对爸爸发脾气,甚至因此伤害了凉生。

  姜生和凉生想极力脱离这个充满悲伤的家,所以他们开始拼命读书。可当他们拿到两份通知书时,姜生突然说不想再念书了,凉生知道,她怕家里负担不起学费。

  程天佑一直在追查的事情有了眉目,他便踏上了回国的路程。回到国内,程天佑先去探望了一直照顾他的刘杏婆婆,然后回到了程家。程天佑告诉程爷爷他想做院线,野心之大让程爷爷有些担忧。程爷爷给三十好几的程天佑安排了不少相亲,可他并不想考虑这些。

  姜生看到妈妈顶着满头白发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再次提出不去上大学,可妈妈异常坚持,姜生不应该呆在这小小的魏家坪。凉生打算带着一直养的姜花去上大学,而北小武也和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离别的那天,凉生给了姜凉之一个拥抱,可姜生却只和妈妈道别,没有看爸爸。北叔带着凉生和姜生、北小武来到了大学所在的城市,姜生很开心,因为凉生再也不会受人白眼了。

  军训时,凉生将晕倒的宁未央送到了医务室,也因此被她深深牵挂。为了贴补家用,姜生申请了奖学金,而这个正奖学金是程天佑办的。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2集剧情介绍

  

  程天佑极力劝说宁信加入自己,她和程天佑一样都不甘心于趋于现状,他们的商业版图远比如今要辉煌。

  凉生成为了校园里最引人注目的色彩,当教授问出大家并不知道的问题时,凉生竟回答地出奇流利。宁未央和凉生分到了一组做调研,当她鼓起勇气邀请凉生吃饭时,他却和姜生一起走了。北小武在路边修理自行车时,一身穿皮衣的帅气女子-小九帮助了他,从那一刻开始,她彻底被刻在了北小武的心里,无法抹去。宁未央找到了姜生,向她打探了凉生的喜好,甚至看出她和凉生不是亲生兄妹。姜生否认了,只当家中贫苦,凉生晚上了两年大学。

  程天佑得知魏家坪的矿产不景气,他心中起疑,让人家去查一查负责人北叔和何满厚。而后程天佑拿着资料来到了程爷爷面前,称集团内部有人野心勃勃,程爷爷却断言他们都是陪着自己打下时风集团的人,不会这样。程天佑无奈,转开话语提出聘请专业的CEO时,却被守旧固执的程爷爷呵斥了一番。程天佑进了姑姑的房间,这里很久没有人进来了,因为姑姑早已离开。

  北小武缠着小九陪自己看电影,小九却让这只初出茅庐的犊子骑摩托。为了爱,北小武竟出奇勇敢。

  姜生收到了不少托她转交给凉生的情书,她和北小武来到与凉生约定处时,却发现宁未央害羞的在给凉生整理书包。凉生心里升起了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她开始吃醋,却并未察觉。吃完饭后,北小武带着二人去见了小九,面对率性奔放的小九,姜生和凉生都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从此,小九闯进了三人的生活。

  宁未央缠着凉生问他的喜好,各大菜系全部说了一遍,凉生却只说,自己喜欢家里做的水煮面,宁未央悄悄记在了心里。

  程天佑来看望刘杏婆婆,刘杏婆婆非要他在楼下等着,自己去给他泡茶。姜生也来到了敬老院看望刘杏婆婆,刘杏婆婆本想让一直照顾她的姜生和程天佑见个面,谁想程天佑诸事繁忙,提前跑了。程爷爷听说程天佑去看望刘杏婆婆,倒也很欣慰,他希望程天佑稳定下来接管时风,定可以让时风气象一新。

  凉生回到宿舍楼时发现宁未央在等着,将手中食盒送给凉生后,宁未央便跑开了,那里面是凉生一直惦念的水煮面。程爷爷短短一些时日便收到了管理层的四封辞职信,而这些事情,与北叔脱不了关系。

  程天恩坐在轮椅上,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喧闹,程天佑也来到了这里。程天恩时程天佑最在乎的人,只要他想要的,程天佑必定想尽办法拿到。只是这次程天佑发现有些程天恩反常,便让人去查一查因为何事。

  姜凉之住了院,凉生连忙给家中打了个电话,叮嘱妈妈照顾好身体后,他决定再打几份工,帮助家里。而姜生则日日盼望着奖学金能够下来,这样她便可以帮爸爸交住院费,凉生更不用如此辛苦了。凉生因自行车坏了,误了应聘家教的时间,也因此丢了这份工作。雨夜,凉生拖着自行车走在路上,宁未央则坐着家中的车来接凉生,能为他做一些事情,宁未央非常满足。姜生躲在暗处看着凉生从车上下来,怯怯地给了他饭盒,而后才闷闷不乐地打着伞回宿舍。

  雨渐渐停了,与小九发生矛盾的北小武遇到了满脸心事的姜生,带着她来到了酒吧借酒消愁。第一次喝酒的姜生被呛到了,却依旧忍着难受灌了自己整整一杯酒,为的就是消愁。慢慢的,二人都喝醉了,北小武拿着本来给小九的手链送给了姜生,姜生只好先收下,打算之后再交给小九。程天佑查到了北叔情人的女儿,他立刻出发去见一见。北叔情人的女儿便是小九,面对程天佑的逼问,小九很想找借口逃走。姜生此刻醉醺醺地闯进来,误以为程天佑喜欢小九,还吐了他一身。小九趁机逃跑,程天佑只好把姜生送上出租车,可司机不依不饶硬要程天佑一起上车。程天佑无奈,只好上车把姜生送回家。神志不清的姜生并不知道家在哪里,程天佑只好扶着她回自己家中。看着醉酒入睡的姜生,程天佑十分不知所措。

  姜生是在阳光沐浴中醒来的,她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又温馨的环境中,有些害怕。房间里没有人,桌子上只有一张纸条:不要让人随便带你回家。和小九吃饭时,凉生才知道自己昨晚都干了些什么,只是醉酒失忆,程天佑完全在她脑海里消失了。

  程天佑回到家时发现凉生已经走了,桌上同样留下一张纸条:不要随便把女孩子带回家。再往下看,地上有一张凉生不慎留下的学生卡。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3集剧情介绍

  

  姜生丢了借书证,回到宿舍又被舍友金陵告知被记逃寝,着实倒霉。程天佑得知何满厚离开了河北,便让人继续追查下去,此时,姜生敲响了他的门。程天佑将借书证还给姜生,可后者依旧没有走的意思,他只好开车把姜生送回学校。豪车到达了校门口,姜生却不肯下车,委屈巴巴地求程天佑帮自己去和宿管大妈解释一下,就说他开车把自己撞了。程天佑被姜生的脑回路奇葩到了,只好独自下车去解释。姜生也就在事成后一走了之,让程天佑十分郁闷。

  王德辉得知程天佑在调查魏家坪当年的案子,便准备给他点颜色看看。程天佑来到了时风董事会现场,很显然他并不受欢迎,他却依旧淡定自若的坐在了中间,称自己成为了时风的代理总裁。然而程爷爷得知他的举动后十分恼怒,因为程天佑此举让王德辉钻了空子,带走了公司大部分人,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也只好支持程天佑坐上这个位子了。

  北小武向小九告白,小九却一口拒绝了他,她并不相信爱情,北小武应该找一个和他一样的女大学生。只是北小武不肯放弃,小九便让他帮自己买一个生煎包。看着北小武抛开的背影,小九有些好笑。这时,一个神秘的电话打了进来,威胁她不要说出自己和北叔的事情。小九惆怅万分,独自坐到了天亮,北小武却毫不知情地催促她不要忘记下午的约会。

  程天佑提着刘杏婆婆最喜欢的草莓蛋糕来到了养老院,却看见一个女孩儿背对着他和刘杏婆婆玩儿的欢。那个女孩儿正是姜生,由于是学校集体活动,她只能先行离开。她走后程天佑才现身,刘杏婆婆万分懊恼,这两个人怎么总是前后脚来,连个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姜生和凉生挤在公共电话旁给姜妈妈打电话,他们将一些钱汇了过去。北小武叫二人一起和小九去玩儿,谁想小九却突然向凉生表白,让北小武十分难堪。受刺激的北小武也同样称自己从没喜欢过小九,还对着姜生的额头亲了一口,同样向她表白。混乱的场面结束后,凉生与姜生一同看向天空的星星。看着惆怅的姜生,凉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从此,这三个青梅竹马之间慢慢有了裂痕。

  凉生会和宁未央一起去图书馆,姜生却只敢躲在暗处,不敢上前。姜生找到了小九,却被告知她谁都不喜欢了。姜生有些无奈,小九是北小武放在心尖上的人,如今却狠狠地伤害了他。被姜生劝过后,小九拎着饭盒来到了北小武家中,二人的关系有些缓和。姜生和凉生的大学生活简单而温馨,期末即将来临,假期也快到了,而小九答应和三人一起回魏家坪。只是北小武并不开心,因为北叔不回魏家坪,自从他走后,北妈就变得精神失常,北小武也因此有些怨恨北叔。姜生本来答应金陵送她去火车站,谁想被小九带着去逛街,完全忘了这码事儿。

  程天佑本来要和助理钱至一起去书店,谁想半路车坏了,他便独自前去。程天佑察觉到路上的不对劲,还没来得及跑就被一群人围堵,虽然他身手不错,却依旧难敌众人。姜生和小九路过发现了这一场面,姜生提起路边水桶冲上去想帮助程天佑,却依旧是徒劳。好在警察及时赶到,二人才没有受重伤。何满厚得知自己的人被抓,一时间慌张极了。姜生和凉生对城里的事物觉得很新鲜,只是不习惯这里的弯弯绕绕,他们长大了,也不再那么单纯了。

  程天佑的手受了伤,宁信捧着他的手十分心疼。二人自然而然查到了何满厚的身上,他们觉得这件事是他和北叔一起做的。程天佑的手机被别人捡到,一番周折后落到了宁信手上,宁未央见了一脸好奇,

  她不懂姐姐为何不敢面对心中的感情,多年来只和程天佑保持朋友关系,从未向前。将手机还给程天佑后,宁信微微吃醋,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他和姜生的关系。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4集剧情介绍

  

  凉生和姜生、北小武带着小九回了魏家坪,回到了朴素的乡村,几人的心情也愉悦起来。姜生和小九走在柿子林里讨论着柿子,不知不觉,那个昏睡在柿子树下面的凉生,也长大了。程天佑打来北小武的电话,要找姜生,还说自己手机丢了,让她帮忙留意。不久之后北小武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次是宁未央打来找凉生的。宁未央来到了县城,所以让凉生来接她。

  何满厚向北叔要钱,甚至拿自己知道的内幕来要挟他。二人在饭桌上不欢而散,北叔暗悔,一步错,步步错啊。清晨,为熟睡的妻子关上门后,北叔便离开了。

  凉生带着宁未央回到了魏家坪,后者并未和姜生打招呼。而姜生看着凉生和宁未央上楼,十分郁闷。小九认为宁未央不喜欢姜生,如果凉生把对姜生的好表现出来,那宁未央一定会很嫉妒。而楼下的宁未央不太习惯乡村生活,正在恳求凉生帮自己换一支。姜生难免觉得矫情,她从未用过这么好的牙刷。然而下楼洗漱时姜生发现,凉生也帮自己买了一支那样的牙刷。

  次日,姜生和北小武、小九一起烤玉米,一旁的凉生正在劝说宁未央回家去。宁未央不愿离开凉生,还摇着他的胳膊和他撒娇。姜生看到这一幕,更加郁闷了。凉生劝说无果,只好把这任务交给了姜生。姜生赶到宁未央旁边,却发现她意外落水,慌张的姜生连忙下水去救。小九扶着受惊的宁未央回家,而凉生则陪在落汤鸡似的姜生旁边。姜生因此受了风寒,虚弱的躺在卫生所的床上打点滴。

  程天佑旗下艺人苏蔓来到了时风缠着程天佑,宁信连忙通知开会,解救了程天佑。苏蔓气愤地来和程天恩吐槽,却意外得知情敌不止宁信一个。程天恩指的,自然是救下程天佑的姜生了。

  凉生背着姜生回到家中,发高烧的她时而喊冷,时而喊热,姜妈妈守在她的身边,而凉生则给她熬药。宁未央有些自责,眼巴巴地跑到凉生面前道歉。凉生没有说话,只是让她多穿几件衣服便上楼了。宁未央来到姜生房间,看到的凉生守在熟睡的姜生旁,也同样疲惫的睡着了。宁未央没有掩饰眼中的失落和嫉妒,转身离开。安稳的一觉过后,姜生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生气,宁未央也被北小武送回了家。

  程天佑得知当年矿难的一些事情,当年矿主是一位姓杨先生,北叔向报社爆料称有一些贪污,报社才派了程天佑的姑姑去调查,也因此死去。翻开姑姑留下多年的遗物,程天佑发现了一张B超照片。程天佑问过钱伯后并没有得到答案,所以才来问刘杏婆婆。刘杏婆婆本不想说,无奈架不住程天佑的撒娇。

  小九和姜生走在乡村的路上,她向姜生坦白,她来到魏家坪,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份和北小武的美好回忆。

  周家与程家向来不和,程天佑的姑姑却不顾程爷爷的反对和周家一个小伙谈了恋爱,即使对方抛弃了自己,程姑姑依旧不死心。后来程姑姑离开了程家去了报社,和报社的一个人再次谈了恋爱,最后死在了魏家坪的矿难里。听着刘杏婆婆讲这些故事,程天佑深深地为姑姑觉得可惜。离开养老院,程天佑立刻让钱至去查姑姑当年是否生过一个孩子。

  凉生为无法站立的姜凉之剪指甲,姜生在一旁痴痴地笑了,可当姜凉之看向她的那一刻,她又把笑容收了回去。小九看着窗外的大雨,暗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如果妈妈在六岁那年没有离开她,那么她现在也会成为一个乖乖女吧。小九说自己和姜生是同病相怜的人,因为她们都被亲人抛弃了。原来小九的妈妈没有离世,只是做了小三跑了,当她长大找到妈妈时,那个女人却只说她爱那个男人。姜生看着小九平静地讲述那些心痛的往事,有些不知所措。

  小九答应了姜生的挽留,第二天清晨却依旧托着行李箱离开了魏家坪。北小武和姜生、凉生回到城市寻找小九,却依旧一无所获,北小武固执地坐在了小九的家门口,凉生和姜生则坐在一旁陪着他。

  程天佑约了苏伯来到宁信的酒吧,他拿出一份企划书,决心让时风集团转型。苦等小九无果,北小武来到了酒吧买醉,凉生则起身去给姜生买吃的。谁知宁未央再次缠上了凉生,寥寥几语后二人一同走了。程天佑偶然看见姜生独自坐在酒吧,拉起姜生问她自己的手机在哪里。苏蔓扭着腰来到了二人身旁十分生气,拿起酒瓶便往二人身后砸去。程天佑连忙反身抱住了姜生,只是酒瓶碎片飞过,划伤了她的脸。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5集剧情介绍

  

  宁未央暧昧地问凉生开学后二人的图书馆约会还能继续吗?凉生连忙断了她的念想,称这并不是约会。回到酒吧,二人只看到了喝醉的北小武一人,而姜生因为晕血去了医院。姜生向程天佑借了手机,无奈北小武喝醉了,压根没接到电话。被程天佑送回家后,姜生向凉生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凉生本来很生气,但看到姜生受了伤也就心软了。

  宁信被程天佑派去见客户老白,将程天佑的想法讲述后,老白果然被打动,

  北小武坐在自己的画室中,呆呆地望着自己为小九画的画,凉生看的不忍心就劝他放下。可小九已经成为了北小武心中的一部分,无法割舍,尤其得知小九向姜生说的那些话后,北小武十分担心小九如今的处境。不久后,北小武再次接到了程天佑找姜生的电话,她如约赶到和他约定的地方,却发现苏蔓也在。苏蔓一改当初的气势,向姜生解释到自己是因为喝醉了酒,甚至向她鞠躬道歉,姜生十分不知所措。姜生走后,苏蔓委屈的和程天恩告状,对程天佑让自己跟姜生道歉的举动十分不满。姜生偶然看到了苏蔓的杂志才察觉到,原来她是大明星。

  还没开学凉生便投入了打工生活中,他想买一个手机,那样也不至于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联系不上姜生。姜生也去了宁信的酒吧打工,二人在为生活努力拼搏着。一日,姜生晨起才发现没有凉生的身影,昨晚做家教到大半夜的他又去做兼职了 只给姜生留下一张字条。姜生不免有些失落,今天是她的生日。

  程天佑想起自己看过的姜生资料,心中雀跃,支开钱至后便来到了宁信的酒吧,用自己今天过生日的理由请姜生吃饭。姜生惊讶,原来二人是同一天的生日。本来想着索性他们也不记得自己生日,陪程天佑一起过生日也不错。可还没下班去吃饭,宁未央就急匆匆地赶过来,凉生出事了。原来凉生今天刚发的工资还没捂热乎就被人盯上了,他死活不肯松手,最后被人送进了医院。看到姜生,凉生才把钱给她,让她给自己买点生日礼物。姜生不觉落泪,原来他并未忘记自己的生日。姜生本想守着熟睡的凉生,宁未央却把她赶了回去,独自一人走在路上,却又遇到了程天佑。姜生失落又感动,她没想到凉生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尤其还为了给自己买礼物受了伤。

  姜生向宁信请了假,后者还把工资结给了她,让她给凉生付医药费。只是姜生和凉生亲近的时候,宁未央总要来插上一脚,让她十分无奈。从前的大冬菇和小冬菇,好像也有了不可逾越的鸿沟。凉生为自己养的姜花浇水时,宁未央好奇的凑了过来,她问他如果她还姜生同时掉进水里,凉生会救谁?宁未央孩子般等待着自己希望的答案,凉生却总是一脸冷漠。

  北小武认为姜生和凉生之间怪怪的,凉生只答,姜生的世界里不应该只有凉生,凉生的世界里也不应该只有姜生。北小武再次试探,假如姜生不是凉生的亲妹妹……话还没问完,凉生便打断了,即使那样,姜生依旧是自己的妹妹。姜生给凉生买了一个帽子,让他遮一遮伤口。此时宁未央也来了,拉着凉生一起去洗葡萄。

  程天佑去学校把姜生拽上了车,说要带她去兜风。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6集剧情介绍

  

  姜生拿起程天佑的手机威胁他停车,程天佑不以为然,谁知姜生真的把手机扔出去了。开到一半,程天佑面色凝重,车子坏了。姜生索性拿起包走回去,然而两人被困到了偏僻地段,一辆车都没有 ,想联系人都没有手机。

  宁未央听说姜生上了一辆跑车便说给凉生听,后者却压根儿不信,他相信姜生心中自然有数。

  夜渐渐深了,姜生和程天佑却依旧被困在路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程天佑脱下外套给姜生披上,自己却抱着拳头待在一边。二人在马路上看了一晚上星星,相互无言。姜生撑不住先睡了过去,不安分的扭到了程天佑的肩上,还不忘给自己捂紧衣服,程天佑就这么由着她幼稚的举动。

  宁未央拿着自己拍到的酒吧监控给凉生看,凉生心急万分跑到了女生宿舍找金陵,却没得到关于程天佑的消息。

  程天佑兄弟恰好经过解救了他和姜生,姜生还赶在上课之前到了学校,可刚下车她就看见了凉生和金陵。凉生亲眼看到这一幕,对姜生有些失望。姜生的解释有些苍白,毕竟她和程天佑一夜未归。程天佑查到姑姑收养了一个孩子,他并不认为这孩子是收养的。

  宁未央埋怨凉生不相信她,还和宁信发生了争执。宁未央一气之下跑到酒吧喝了不少酒,宁信看到后对她十分失望,北小武和姜生来到酒吧找凉生,恰巧看到了这一幕。三人回到北小武的房子,宁未央告诉二人她的父母在她小时候便去世了,从那之后她就和宁信相依为命。三人索性一同去寻找凉生,最后在路边找到了孤坐的他。姜生弱弱的和凉生解释,称和程天佑并没有什么,宁未央也在一旁帮腔,却还不怀好意地说出她和程天佑常去酒吧的事实。姜生气急推开了宁未央跑开了,谁知凉生非但不相信姜生,还指责她不该对宁未央发脾气。宁未央却还跟着姜生偷偷和她说了几句话,看似亲昵,实则挑衅,她告诉姜生,她宁未央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失手过,还承认了自己给凉生证据的事实。

  北小武从没看到凉生对姜生那么凶,即使他担心姜生,也不应该那么对她。姜生回到宿舍万分委屈,埋怨凉生相信宁未央却不相信自己,一边又向金陵控诉宁未央的心机。自从这件事后,凉生与姜生愈发疏远。

  程爷爷让程天佑陪自己和苏总去打高尔夫,也有意撮合他和苏蔓。程天佑心不甘情不愿,程爷爷却说想要进程家大门必须要门当户对。程天佑称自己想聘请专业经理人打理时风,程爷爷一口拒绝,他将时风的未来寄托于程天佑身上,毕竟程天恩指望不上。而这句话,恰巧让路过的程天恩听到了。

  程天佑让钱叔帮自己买了两张演唱会的票,然后就来到了酒吧。程天佑拿出演唱会的票,姜生却没有时间,还想着要把这两张票卖了。程天佑无奈,只好给她了。姜生想讨凉生的欢心,所以学习更加努力了,除了繁忙的课业之外,她还要抽出时间去打工。程天佑则会下班后来到酒吧,盯着姜生一举一动。凉生表面上和姜生闹别扭,却依旧会在她上课前偷偷在她座位上放一些零食。一段时间后,凉生总算鼓起勇气当面送给姜生午餐,有意化解二人之间的矛盾,他曾经说过无论姜生长多大,她都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

  姜生决定暑假留在城里参加景观大赛,金陵也要留下来实习。凉生和北小武只好一起回魏家坪,临走前,凉生还塞给姜生一些事钱,叮嘱她多吃饭。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几句话,却依旧让姜生有想哭的感觉。姜生总是回想起和凉生在魏家坪的日子,自从他告诉自己城里面有花店的时候,她便决心要开一家花店。

  姜生和花店老板学艺的时候,一黑衣人在暗处拍下了一切,接着这些照片就被送到了程天恩手上。姜生拿着从花店带来的花送给金陵,让金陵不自觉想起了自己收到的第一束花,那是一个坐着轮椅名叫程天恩的男孩儿送的。

  程天佑被姜生拉来花店做苦工,看着他任劳任怨,姜生在他面前许下一个承诺,称如果程天佑以后有什么事就跟自己说,能帮的她便尽量帮。苏蔓和程爷爷撒娇,要直接叫他爷爷,程爷爷自然答应。

  程天佑再次来到了姜生学校,带着她回了自己家,让她帮自己打扫卫生来报恩。姜生看着一滩乱麻的家简直惊呆了,却也不得不留下打扫。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 ?